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漲停板敢死隊”是如何操縱股市的(最全干貨版)

金融圈 2019-06-30 01:04:12

9月11日,證監會召開例會,并發出了這樣一篇文章——《馬信琪和孫國棟涉短線操縱股價擬被罰款4694萬元》,其中表示,證監會對馬信琪涉嫌操縱暴風科技股票價格,孫國棟涉嫌操縱全通教育、中科金財、如意集團、西部證券等13支股票價格兩案調查、審理完畢。上述2案已進入告知聽證程序。


兩案的操作手法均是通過虛假申報等方法影響相應股票價格,并快速反向賣出獲利。


其中,馬信琪在2015年7月31日多次大筆申報買入后快速撤單,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風科技”股價,隨后快速反向賣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獲利。孫國棟在2014年12月至2015年5月期間,在開盤集合競價階段、連續競價階段、尾市階段通過虛假申報、連續申報抬高股價等方式影響“全通教育”等前述13支股票價格,并于當日或次日反向賣出獲利。


證監會擬對馬信琪和孫國棟分別作出如下行政罰沒:沒收馬信琪違法所得44萬余元,并處以132萬余元的罰款;沒收孫國棟1129萬余元,并處以3389萬余元的罰款。


此消息一出,市場上關于“漲停板敢死隊”的討論又再一次熱烈起來。因為這種通過虛假申報影響股票價格,并快速反向賣出獲利的手法,就是“漲停板敢死隊”的典型操作手段;而此案中被處罰的馬信琪,正是當年“漲停板敢死隊”的元老之一。


說起“漲停板敢死隊”,浸淫股市多年的人肯定不會陌生。雖然這個隊伍并沒有任何組織性可言,也從來沒有刻意的宣傳和包裝過自己,卻憑借凌厲的操作手法聲震江湖。


你聽說過“漲停板敢死隊”,曾經有個"3+1+1"組合:


關于“漲停板敢死隊”的早期成員,江湖上流傳多種說法。梳理發現,最可靠的說法是"3+1+1"組合。3,指的是徐強、神秘吳姓男子以及徐海鷗。這三人都是駐扎在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營業部4樓貴賓室,他們手中有三四千萬的資金。2003年正值熊市,營業部絕大部分成交量都來自他們。


解讀下里面的幾個重量級人物:


1號人物叫徐強(后來改名為徐翔,即現在的“私募一哥”),17歲時就已入市,是敢死隊中年紀最輕的一位。


2號人物姓吳,大約35歲。吳、徐兩人的學歷都不高,但股齡都很長,炒股水平旗鼓相當、難分伯仲。兩人大約在2000年左右從其他營業部轉到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當時資金不過幾十萬元,4年后,兩人賬戶上的錢都變成了數千萬元。


3號人物徐海鷗,此人1975年出生,一開始為比他小的徐強做助手,后來隨著資金的壯大,徐海鷗也成長為敢死隊的核心成員,“三個火槍手”就此形成。


另一個1,正是這次被通報處罰的馬信琪。據悉,馬信琪此前也是在銀河解放路營業部,并與其他三位并稱“超短F”。2002年5月,此人被臨近的天一證券(現已改組為光大證券)解放南路營業部挖走,數位大戶亦追隨而去。天一解放路隨后出現新的敢死隊,頻繁在龍虎榜現身。


還有一個1,則出現在與銀河證券解放南路一條馬路之隔的銀河證券和義路營業部。據了解,這個營業部出現了敢死隊的身影大概是在2002年。


其核心成員當時據稱40多歲,與銀河解放南路的三大高手過從甚密。2002年后,兩家營業部開始屢屢在龍虎榜同時現身,銀河解放路被媒體披露后,和義路營業部大有取而代之、成為后起之秀之勢。筆者梳理大量信息發現,這位和義路營業部的高手,很可能就是后來被稱為“棋壇股神”的舒逸民。據知情人士介紹,舒逸民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中期,早年曾是浙江省國際象棋隊的隊員,常常代表寧波和浙江出戰國際象棋和中國象棋的比賽。


這5個人、3個營業部,就構成了“漲停敢死隊”的雛形。


這支敢死隊是如何創造驚人戰績的!


寫到這里,可能有讀者會感到困惑。“敢死隊”難道不是通過團隊的方式炒股的嗎?為何“F4”成員還能出走并另起門戶,而且也絲毫不影響余下三位高手的戰績?又為何“一枝獨秀”的營業部也可以叱咤風云?


這其實就跟“漲停板敢死隊”的操作風格有關了,與封號上的“被”組合不同,這些人其實都是單槍匹馬作戰。


一個人,幾臺電腦,或許再加一個美女助理,便可以創造神話了


根據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總經理沈光輝后來的說法,“敢死隊”并非像外界傳言所說,是一個戰斗小組,事實上他們平時基本都是各自為戰,盤中不交流,也沒時間交流。每個人坐在電腦前,都在緊張地看盤,根本無暇顧及其他。而買哪一只股,都是根據盤面在短短幾分鐘內決定的,所以根本沒有商量的時間;即使是同時買入一只股票,那也是“英雄所見略同”。


而他們所駐扎的貴賓室里,除了電腦,沒有別的設施,他們也不需要,因為所有時間都用來研究股票。有媒體在一篇報道時曾經這樣描述:“見識過他們翻看股票的速度,你才知道什么叫出手如電。他們似乎只做一件事——飛快敲擊鍵盤,別人根本連股票名都沒看清,他已飛速切換到另一個界面。”


據了解,那時候,解放南路“敢死隊”三名核心成員每天都會在股市收盤后,到沈光輝的辦公室交流一天的心得,時間一般半小時。三名核心隊員還各自雇了一個小姑娘操盤,每人有四五臺電腦。


他們的操作手法很簡單,卻頗有氣勢。


公開的資料顯示,“漲停板敢死隊”正常的手法是,是在大盤強勢時期,若個股短線上升勢頭兇猛,便果斷介入,用大量資金將所掛拋單一掃而光,在短期內將各股封停后,再用一筆大單,將漲停板牢牢封住。等第二天開盤,不論盈虧,堅決出貨離場。在大盤上漲的局面下,漲停后的個股第二天都會高開,因此短線出貨也非常容易,但也有一些機構故意在第二天壓低價格,漲停板敢死隊也不戀戰,迅速斬倉出局。


“一字斷魂刀”出貨法,曾經名震江湖


此外,在熊市中,敢死隊的凌厲手法也讓資本市場所熟悉。“一字斷魂刀”的出貨手法,曾被稱為寧波敢死隊的經典手法。即前一個交易日尾盤脫離成本區快速拉高,次日早盤下一大單快速“秒升”,形成無量拉升,短期快速拉高后,再以低于現價3%的價格快速拋盤,吸引買盤大量進入,形成“一”字平走的奇觀,反復波段操作后,直到將手中籌碼全部拋售完畢。


還有一個基本被認可的事實是:這些人的專業素質普遍不高,金融類的知識都不太有,但有著很強的敏感性,屬于對市場有天然嗅覺的人群。換句話說,敢死隊成員基本是“憑感覺”操作。


“并不太關心大勢,只是在快、準、狠上下工夫,選擇的品種基本上是被埋沒的績優股,或者是沒人看得上眼的無莊冷門股,選中之后大手筆買進股票,直封漲停。”這是寧波一位黃姓市場資深人士的看法。


“他們都很刻苦,每天都要復盤研究到深夜,深入鉆研股票基本面、技術特點、籌碼成本等,因為下足了功夫,所以他們操作的股票多數都有延續性,很少第二天就翻盤大跌的,能讓大多數跟風股民有利可圖,只要不是很貪心,基本能夠安全脫身。”這是一個比較熟悉敢死隊的營業部的員工的說法。


“2006年前,敢死隊成員個人資金,基本沒有上億的,經過2年的牛市,目前都有了數億的資產。能做到這個份上,就很難消滅了。他們都是自己一個人操作,別說團隊,連個助手都沒有。他們研究股票都非常投入,別人聊天、看電視、休息的時間,他們都在研究,還經常熬夜。他們已經把炒股當作生活中最大的愛好了。為人處世方面,他們都是很好的公民,很隨和,不會因為自己有錢看不起別人,更不會趾高氣揚,看上去跟普通股民沒有什么兩樣。”這是一位與敢死隊多有接觸的營業部老總的說法。


“其實我們主要是憑盤中感覺和經驗,是很難言傳的東西,而且也常有不準的時候。如果方法能說出來那才是蒙人的。我們的方法并不神秘,也沒必要秘而不宣。即使別人知道我們的手法,也很難學習。換句話說,沒有普遍意義。”這是敢死隊成員之一徐海鷗的說法。


也正式憑著敏感的直覺、凌厲的手法、超乎常人的勤勉,敢死隊在短短幾年內便完成了財富積累,也創造了股海傳奇。


創造了股市奇跡,輝煌戰績后卻銷聲匿跡


先通過“漲停板敢死隊的”曾經的輝煌戰績來一睹他們當年的風采吧。


2002年6月24日,受停止減持國有股等利好消息刺激,滬深股市當天出現井噴行情,滬深股指分別上漲9.25%和9.34%,股市達到創紀錄的800多億成交額。其中中海發展、招商銀行等此前令人恐懼的特大盤股,被寧波當地一位有聲望的股評家形容為“艨艟巨艦一毛輕”,從當日拔地而起,不斷大幅上漲。


當時的數據顯示,在領頭羊“中海發展”連續6個達到10%漲幅的日子里,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不斷現身上海交易所公布的“龍虎榜”,例如6月26日營業部在只支股票上成交4030.8萬元;6月27日中海發展一共成交了7.74億元,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成交7064.2萬元,幾乎占據了9%的份額。


2003年新年伊始,《中國證券報》在頭版刊發《漲停板敢死隊》一文,首次披露了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存在“漲停板敢死隊”的情況。當年的《中國證券報》報道中,詳解了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漲停板敢死隊的構成:四五個客戶,操作思路一致,總量資金約一個多億,一年交易金額大概是50多個億,占到營業部交易額的60%以上。


文章見報后,當時的中國證監會寧波特派辦馬上組織專人對營業部是否涉嫌違規進行專項調查。一個星期后,特派辦又召集寧波市區6家證券營業部總經理進行專題座談。此后一段時間,敢死隊一度在股市上銷聲匿跡。直到特派辦認定敢死隊的行為沒有違規并通過媒體廣而告之,敢死隊才重新露面。


2004年,在著名的9.14行情中,股市有超過70只股票漲停。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大舉殺入低價股——福建南紙、紫光古漢、天山紡織、望春花、東泰控股等,這些股票連續拉出漲停。其中,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多次現身的天山紡織竟然出現了令人瞠目的翻倍漲幅。福建南紙漲幅也超過了50%。


與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經常一起出現在異動股龍虎榜上的,是天一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和銀河證券寧波和義路營業部。后來,這三家營業部被稱為“三駕馬車”。


據當年報道的統計,從2003年1月2日開市至2月14日,共26個交易日,在滬深交易所公開披露的信息公告漲幅榜中,“敢死隊”共有11天18次榜上有名,操作的股票達17只,榜上封漲停資金累計達1.5億元。


經歷過幾次漂亮的戰役后,“漲停板敢死隊”威名遠播,在江湖上更是有“炒股不跟解放南,便是神仙也枉然”的美譽,也彌補了“南雷北趙成絕響,人間不見短線王”之后的遺憾。(“南雷北趙”指得是2001年以前在股市呼風喚雨的兩位股評家,廣州的雷立軍和北京的趙笑云,他們被監管部門作為“黑嘴”查處后,某證券市場周刊曾經以“人間不見短線王”這樣一句話形容彼時魚龍寂寞的股市。)


然而,從2005年入秋起,聲名如日中天的“漲停板敢死隊”突然間呈現迅速式微態勢,并幾乎銷聲匿跡。有報道曾指出,名氣漸響后,“漲停板敢死隊”的的一舉一動開始為外界所注意,特別是其在營業部的倉位、持股等情況很容易被泄露,更是有人專門分析他們的持股以跟風投資。


不愿被過多關注和打擾,也許是敢死隊成員最終決定隱退江湖的真正原因。此后,全國各地出現了形形色色的自稱寧波敢死隊成員或其徒弟的“私募高手”,也有各種有關這些隊員們藏身的營業部傳聞,但真正的高手卻鮮少露面了。


“漲停板敢死隊”畫像,解密傳奇人生


誰是徐翔,他如神一般的存在


徐強,即現在的徐翔。曾經的“漲停板敢死隊總舵手”,現在的上海澤熙投資管理有限公司掌門人。


在公眾的印象里,徐翔作風低調、神秘。他從不在公開場合發聲,極少接受媒體采訪,更不允許拍照。經金融界網站查證,在網絡上流傳甚廣的徐翔照片,也只不過是一位與他重名的某公司總裁而已。對于這種低調,徐翔曾經這樣解釋:“這只是我個人的性格而已,我不是很擅長在公眾場合發言,所以盡量避免出席這樣的場合。但是在熟識的朋友之間,我還是很開朗的。”


關于徐翔的年齡,有兩種說法。比較普遍的一種說法是其出生于1976年,但是在2號吳姓人士接受媒體采訪時,卻提到徐翔是1978年出生。2013年,徐翔第二次接受了媒體采訪時,報道出來后,里邊曾提到徐翔“不愿透露自己的真實年齡,只表示1993年在寧波炒股時已經有了身份證。”


以此推算,徐翔現在也才不到40歲;有一個可以確定的事實是,在“漲停敢死隊”成員中,徐翔是最年輕的一位。


2005年,在“漲停板敢死隊”如日中天時,徐翔還只是一個20多歲的小伙子。有記者曾在一次飯桌上見過他,當時的他“看上去還有幾分稚氣。皮膚白皙,腦門光亮,大家說是智慧的象征。徐嗓音宏亮,性格活潑,但在大事上很有主見,出手果敢,不易受別人影響。”


結合最近兩年關于徐翔的報道,大概可以勾勒出這樣一種形象:膚色略白,戴著眼鏡,身高約1.7米左右,略胖,頭發還有些蓬松地半豎起來。


公開的資料顯示,徐翔上世紀90年代中期就開始入市炒股,后來接受媒體采訪時,徐翔表示,“當時只是一個高中生,家境非常普通,入市時只有幾萬元啟動資金。”幾萬元在當時來說并不是小數目,但徐翔說,“那個時候,寧波老百姓(50.45 +0%,咨詢)家里幾萬元很正常,而且家里就我一個小孩。”


不過,對于“啟動資金”,還有來自吳姓人士的另一種說法,“最初入市的3萬元資金是他的舅舅借給他的,但沒過多久,3萬元資金就差不多虧光。之后,他的舅舅又借給他10萬元。”究竟哪一種說法才是準確的,現在已經無從考證。


還有知情人稱,徐翔最開始的戰場并不是寧波,而是股市發源地之一的上海。來自《證券時報》的一則報道描繪了徐翔在這一時期的畫面,還頗有些傳奇色彩:“少年徐翔因為對股票非常有天分,很快就被所謂的‘黑幫人士’結識,希望徐翔幫他們操作,甚至在操作時,因為出現了一點分歧而被責難,這段歷史可以參考同期香港影視片。”


后來,徐翔便轉戰寧波,落腳解放南路。18歲那年,他征得家人同意,放棄高考,專心投資。


除了年紀輕輕便“下海”外,還有一個被多人證實的事實是,年輕的徐翔在“炒股”這件事上異常勤勉。徐翔曾經的助理葉展后來表示,“徐翔是我見過的最為勤奮和專注的投資人,沒有之一。”


據吳姓人士講,為了摸透強勢股的脾氣,徐翔他們在3個月的時間內曾畫了3000張圖紙進行分析。而葉展的表述顯然更加生動:“他(徐翔)的一天是這樣度過的:每天一早,澤熙開始晨會,每位研究員匯報市場信息和公司情況,開盤后進入交易室,交易時間絕不離開盤面,中午一般與賣方研究員共進午餐,下午繼續交易,收盤后又是一到兩場路演,晚上復盤和研究股票。他每天研究股市超過12小時,幾乎沒有娛樂和其他愛好,據我所知,這種習慣已經持續了20多年。”葉展表示,相比很多投資者,除了股票以外,還要關心足球、明星、旅游、高爾夫,徐翔可以算是股市里的苦行僧。


一位記者也曾經這樣描述徐翔的勤奮:“看盤是徐翔的主要日常工作。即使是監管部門調研陽光私募的座談會,他也因為和交易時間沖突而借故沒有出席。”


也許,正是靠著對股市的敏感以及常人難以企及的勤勉,讓徐翔得以迅速崛起。2005年,在寧波積累了一定財富的徐翔回到上海,經歷了A股的一波牛市后,財富再次被放大。2009年,徐翔成立了澤熙投資,并多次以出色的表現讓投資者驚嘆。知情人士表示:“跟其他公司到處找銷售渠道、找投資人賣產品不一樣,澤熙投資都是別人打電話問他們買產品,但澤熙不賣產品,徐翔沒精力管別人的錢。”


最新的數據顯示,徐翔掌舵的澤熙旗下“山東信托-澤熙3期”和“華潤信托-澤熙1期”,分別以369.33%和345.73%的超高收益率囊括前8個月私募冠亞軍,又一次驚艷市場。


老吳,二號人物沒有讀過什么書


老吳:這是當年銀河解放南路營業部中的二號人物,據稱炒股能力與徐翔難分伯仲。他們兩人之間還有個最大的相同點:都沒怎么讀過書,股齡都很長。2010年,他曾接受過媒體采訪,并被稱作“老吳”。


“漲停敢死隊”出現時,老吳大約35歲,據見過他的人說,老吳“個子不高,很瘦,典型南方人長相,沉默寡言,惟一讓人印象深刻的是眼神,目光犀利,與其對視,如遭錐刺。他對操作、業績、資金量等一概諱莫如深,讓人感覺難以接近。”


后來的媒體報道指出,老吳曾是天津一家投資機構的職業操盤手,熟悉機構各種操作手法。2000年底,老吳辭職來到寧波,在銀河證券寧波解放南路營業部一個人要了三個房間。之所以看中這家營業部,是因為老吳覺得這家營業部實力不俗,是個藏龍臥虎之地。“那時候,寧波一共34家營業部,這家營業部占了1/4的交易額。”老吳這樣解釋。


彼時,徐翔已經在解放南路。老吳說,那時候,徐翔還不知道類似在漲停板掛單、撤單又不露痕跡的奧妙,是他教會了徐翔這一絕招。方法是:在兩臺電腦上同時按下同一數量的掛單和撤單,這樣,自己賬戶排在前面的買單順利撤單,免于成交;而后面的掛單因為排在別人掛單后面,同樣無成交之虞。這樣做的好處是:可以大大節省自己用于拉漲停的資金,而讓別人的資金充當“炮灰”,但掛單數量不但一直很大,而且看不出大單撤單的痕跡,顯得籌碼相當緊俏。


在這篇報道中,老吳還提到,“漲停板敢死隊”出名后,由于觸及到了莊家的利益,也屢屢受到莊家的聯手阻擊。有兩次追漲停板老吳印象深刻。一次是敢死隊在把一只上海本地小盤股拉至漲停后,莊家一次次拋大單砸盤,結果敢死隊用了2000萬元資金才好不容易封住漲停。那天收盤后,幾名敢死隊成員一直提心吊膽,不知道該怎么辦,生怕第二天出不了貨,并且做好了在這只股票上虧500萬元的準備。最后,大家經過商量,想出了另外一個妙招:第二天用資金猛拉另一只上海本地小盤股第一鉛筆,結果帶動其他上海本地股猛漲。最后,敢死隊在這兩只股票上打了個平手。


另一次是追大盤股馬鋼股份的漲停板,動用的資金也達到2000萬元左右。雖然該股漲停板上的封單達到1.2億元,但他們知道,光是憑自己的資金實力是封不住漲停的,他們最擔心這一天莊家會砸盤。于是,他們不停地撤單、掛單,輪流排隊。好在最后平安無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這次采訪時,老吳還透露了敢死隊的資金情況。“許多媒體說敢死隊用的都是自有資金,這絕對是不確切的。”老吳說。雖然證券營業部沒有為其融資,但那時,投資者之間這種代客理財并沒有嚴格規定,這也是敢死隊的資金實力迅速壯大的一個原因。


徐海鷗,拋出秘而不宣的炒股秘籍


徐海鷗:這是銀河證券解放南路的3號人物,也是公開資料比較少的一位。


與其他兩位成員一樣,1975年出生的徐海鷗,也是年紀輕輕就開始炒股。不過,他的學歷相對更高一些,入市也是在大學期間。因為家里不算富有,為了將來結婚不讓父母掏錢,他決定自我奮斗。大學時,徐海鷗的炒股資本來自于生活費,但是慘敗,不過總算熟悉了證券市場。1997年,徐海鷗畢業于北京商學院。畢業后他并沒有就業,而是直接回寧波專職炒股。據了解,徐海鷗是在做散戶時與徐強結識,便從散戶室搬到4樓貴賓室,為比他小的“小徐”做助手。


徐海鷗曾如此表述敢死隊的“絕招”:“其實我們主要是憑盤中感覺和經驗,是很難言傳的東西,而且也常有不準的時候。如果方法能說出來那才是蒙人的。我們的方法并不神秘,也沒必要秘而不宣。即使別人知道我們的手法,也很難學習。換句話說,沒有普遍意義。”


徐海鷗還對外詳解了一套看盤流程:第一道程序:首先打開61的漲跌幅,搜索前兩版,大盤向好時,要求個股漲幅大于2%,大盤調整時目標個股要強于大盤。如果目標個股是板塊熱點群體,則更好。初步發現X股、Y股和Z股。


第二道程序:調出量比排行榜。搜索量比放大超過1倍以上的個股,越大越好。然后將第一道程序篩選出的。X股、Y股和Z股拿來進行排名對比,確定它們是否也在量比排名之中。如果沒有,立即剔除。如果X股、Y股和Z股也同時出現在量比排行榜中,則做第二次確定。


第三道程序:打開X股、Y股和Z股的日K線圖,斷定其是否處于盤底末期,或上漲階段初中期,如果是,立即做第三次確認。如果處于上漲階段末期,或已經處于三個波段上升后的盤頭階段,立即剔除,如果還在下跌階段,則更要剔除,毫不猶豫。


最后確定:如果只有X股滿足前面三道程序,則立即打開周線圖。如果該股周線也在盤底完成末期,或上漲初期,可立即以較大倉位(大于等于60%)在第一時間堅決買進。如果大盤在陰跌過程中,成交量在50億以下,則通常只能以小于20%的倉位快進快出。


年輕的徐海鷗,理想是個人擁有500至1000萬的資金量,不知他現在是否已經如愿以償。


馬信琪的江湖,炒股出手短平快


馬信琪:此人也是“漲停板敢死隊”之一。他曾經和徐翔、吳、徐海鷗一起坐鎮銀河解放南路營業部,2002年被挖去天一證券。


2005年之前,馬信琪的所作所為幾乎無法考證,只知他是“漲停板敢死隊”核心成員之一,操作手法同樣是快準狠。不過,有種說法是,這位馬姓大佬初中畢業,早年曾在上海出入期貨市場。1995年爆發“327國債事件”,魏東領銜的“中經開”公司一舉擊潰管金生的萬國證券。馬在這場被他稱為天災的國債事件中,損失慘重,從此看淡期市風云,回到寧波后,以數萬元起家,開始股市征程,如今獲得數億財富。


2006年年初,新一輪的牛市剛剛起步,馬信琪供職的天一證券卻轟然倒下。據當時的案卷資料,天一證券以“保底付息”方式,非法吸收公眾存款38億元,成為浙江歷史上最大的非法吸儲案。


此后,憑借積累的財富,馬信琪從敢死隊隊員,變身一位超級牛散。


據不完全統計,從2005年開始,馬信琪至少以其本人名義直接進入約41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通股東之列。目前,馬信琪僅持有太平洋1.75%股權(據2015年中報),系其第五大流通股東。此外,根據用友網絡8月25日披露的增發報告書顯示,馬信琪在7-8月份已悄然進入用友網絡前十大股東之列,持股0.82%,系用友網絡第八大股東。


回溯馬信琪的操作記錄,短平快系其主要特色,幾乎任何一只股票,馬信琪持股周期均不超過一個季度;只有一種情況,那就是被套牢,馬信琪這時才會適當延長持股周期,直至解套出貨。


公開報道顯示,馬信琪2005年以來的持股情況,除深振業A、中金嶺南、中南建投、珠江實業、國投新集外,其余幾乎所有公司持股周期均為一年。即便是前述深振業A、中金嶺南等5家公司,持股周期也普遍在半年之內。如中南建投2014年一季報顯示,馬信琪是第三大流通股東,2014年第二季度,馬信琪依然位列中南建投前十大流通股東之列,持股降至1.03%;而在中南建投2014年三季報中,馬信琪從前十大流通股東中消失。


上一次馬信琪進入公眾視野,是因其在2013年6月持股深振業A比例超過5%,觸發舉牌紅線。頗有意思的是,在馬信琪2013年6月份舉牌深振業A之后,業界曾給予諸多解讀。因為彼時深圳國資委正與姚振華、姚建輝控制的“寶能系”就深振業A控股權酣戰正兇,市場曾猜測馬信琪或會與姚氏兄弟形成心有靈犀式的同步增持,若如此,深圳國資委死守深振業A控股權的難度便會增大。


不過,這種擔憂顯然多慮了。因為在舉牌深振業A之后,馬信琪并未進一步增持,而是從2014年第二季度開始減持深振業A。今年一季報中,馬信琪尚持有深振業A0.6%股權,而在中報中,他從深振業A前十大流通股中消失,意味著今年第二季度減持殆盡。


事實上,在舉牌深振業A后,馬信琪并未舉牌第二家公司,依然扮演著牛散角色。2015年7月31日,馬信琪一如既往地操作暴風科技,但最終因為“多次大筆申報買入后快速撤單,以不成交或少量成交的方式拉抬暴風科技股價,隨后快速反向賣出之前持有的部分股票獲利”而被監管層處罰。


舒逸民,“棋壇股神”是這樣煉成的


舒逸民,此人是銀河證券和義路的敢死隊核心人物。后來,銀河證券和義路營業部后搬到寧波江北的大慶南路,舒逸民一直呆在該營業部。除了炒股之外,他還曾是一位象棋隊的隊員,被譽為“棋壇股神”。這樣的雙重身份也讓他的人生頗具傳奇色彩。


據知情人士介紹,舒逸民出生于上世紀60年代中期,20歲左右時就已經是浙江省國際象棋隊的隊員,也常常代表寧波和浙江出戰國際象棋和中國象棋的比賽。1987年,在唯一一次把國際象棋列入比賽項目的全國第六屆運動會上,舒逸民等4人組成的浙江男隊獲得男子團體亞軍。2006年10月舉行的浙江省第十三屆運動會國際象棋比賽中,舒逸民又獲得男子成年組金牌。2008年寧波市第二屆中國象棋甲級聯賽開賽舒逸民的名字再一次出現組委會辦公室的名單中。


寧波市象棋協會的工作人員曾表示,寧波象棋圈子里都知道舒逸民是個“股神”。他能將股道和弈道融合在一起,令業內人士十分欽佩。


與股市上凌厲的風格相比,這位“棋壇股神”在現實中外表儒雅,性情溫和,生活也十分節儉。知情人士透露,舒逸民曾因小疾住院,營業部經理聞訊前往探視,發現他只住在普通的三人病房,探視者打趣他,為什么不去住高級病房,舒只輕輕地說一句:這不是挺好的嘛。


該知情人士透露,收盤后,舒逸民都會看當天的財經類報紙,仔仔細細,全部閱讀完畢后,才悄然回家,生活很有規律。


歷史持股數據顯示,舒逸民早期熱衷炒地產股,但后期尤其偏愛ST股,其最瘋狂的時候是在2010年,其持有的6只股票全為帶*ST的重組股。但他在2011年變得越來越低調。根據國金證券的統計,舒逸民是換手最勤的“牛散”之一,僅持股“上榜”的換股累計就達42只,資產最高峰時超過9億元。


來源:金融界、中證報、時代周報、鳳凰財經等


聲明:金融圈每篇文章,都會注明作者和來源。文章版權歸作者所有。如果侵犯了您的版權,請與我們進行聯系。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