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天山有“玉”初長成 新疆15歲臺球小神童踏著丁俊暉的足跡成長

疆湖傳說 2019-06-27 02:21:09

他幾乎復制了丁俊暉的成長之路,在15歲時,他已經成為了世界斯諾克冉冉升起的一顆新星。2018年,4月2日他獲得了參加中國公開賽的機會,第一次參加世界大賽的他,就通過了首輪的比賽。在1/32決賽中,2:6不敵前世錦賽冠軍艾伯頓。



他叫常冰玉,2002年8月8日出生在青海青海格爾木,7歲時隨父母來到新疆,身為工程師的父親常旭東發現他有斯諾克方面的天賦之后,傾盡全力培養他。辭職,賣房,求學,常冰玉父子走上了一條和丁俊暉父子十分相似的成長之路。


2002年5月,年僅15歲的丁俊暉為中國奪取第一個亞洲錦標賽冠軍,并成為最年輕的亞洲冠軍。同年8月31日,他又獲得世界青年斯諾克錦標賽冠軍,2005年,丁俊暉接連獲得中國公開賽和英國錦標賽上獲得冠軍,一舉躋身世界頂尖斯諾克選手的行列。



在丁俊暉成為職業選手的2003年9月,常冰玉剛剛出生。10歲他就曾在訓練中打出147,14歲在正式比賽中完成了有視頻記錄的147。


2017年9月,年僅15歲的常冰玉獲得了中國斯諾克職業巡回賽的亞軍。2018年4月2日,還差4個多月才滿16歲的常冰玉,獲得了參加中國公開賽的機會,并突破首輪資格賽進入64強。這對于常冰玉來說是一個新的起點,或許對于中國臺球來說,也是一個新星閃耀的起點。


10歲時被亨得利贊為神童


受丁俊暉在2005年連奪兩項世界大賽冠軍的影響,在2005年之后,中國出現了一批按著丁俊暉和梁文博的成長模式,進行專業斯諾克訓練的年輕人。其中,魯寧、趙心童、周躍龍、呂昊天是90后的杰出代表,而顏丙濤和常冰玉則是00后的最優秀代表。今年18歲的顏丙濤,在今年的世界大賽上連克世界名將,有著不俗表現。


常冰玉是在2010年1月的新疆臺球協會舉辦的首期臺球冬令營中被李如軍教練發現的。在這一期冬令營中,當時僅八歲的的常冰玉格外引人注目,因為,年幼的他已經可以戰勝很多成年臺球愛好者。



據常冰玉的媽媽張麗萍告訴記者,小冰玉6歲時就對臺球產生了興趣,那時,他們家在青海格爾木。小冰玉一有空就會在院子門口看大人玩臺球,有時會和比自己大的孩子打一盤。沒想到,沒過一個月,小冰玉在那些孩子中已經所向無敵了。


“看到孩子喜歡臺球,我們2009年年初開了個小型臺球廳。他爸爸是個體育迷,從網上找了資料和視頻,自己學了以后給孩子教。”張麗萍說。2009年因為父親工作調動,常冰玉一家來到了烏市,2010年1月,父母為常冰玉報名參加了自治區臺球協會冬令營,從此開啟了他正規訓練的臺球之路。


在那屆冬令營中,經過一個月的訓練,常冰玉的動作更加規范,也展現出了出眾的天賦。為了孩子有更好的發展,父親常旭東在自己家樓上租了一套房子,布置了一個“私人球房”,常冰玉每天下課都會練習兩三個小時。


在常冰玉從事專業臺球訓練半年后,他獲得了臺球皇帝亨德利的高度評價。2010年夏天,臺球皇帝亨得利來到新疆進行表演賽的時候,在和當時年僅8歲的常冰玉簡單切磋后,被亨得利視為天才:“這個小孩比我同齡時要更出色。”

8歲時,常冰玉對曾對記者說:“我喜歡打花球,那個更容易打進,也更好玩。”7年后的今天,再次談到這個話題,常冰玉略顯羞澀地說:“那個太簡單,我好幾年前,就不玩了”。



和丁俊暉相似,常冰玉的斯諾克道路也同樣少不了爸爸的支持、鼓勵。常冰玉的父親常旭東對兒子的培養傾盡全力,他也獲得新疆臺球協會和烏魯木齊市臺球協會很多人的支持和幫助,經過李如軍、曹新龍兩位教練的悉心指導,他的球技增長很快。


2013年,11歲的常冰玉在全國少年組(14歲以下組)斯諾克公開賽兩奪冠軍之后,此后常旭東只讓兒子參加青年組(21歲以下組)的比賽。“常冰玉在平時的訓練中經常單桿過百,而七八十分就更多了。在國內少年組比賽中他完全沒有對手,所以希望能進入青年組,這邊的高手更多,也讓他學習一下。”2013年,常冰玉的啟蒙教練李如軍這樣對記者說。


父親買房辭職陪兒練球


常旭東是上海一家公司在新疆分公司在地質勘探領域的工程師,在2015年之前,家里分工明確,常爸爸負責掙錢養家,常媽媽負責帶孩子在新疆的臺球俱樂部進行專業訓練。


2015年,常育東做出了一個重要的決定,辭職,賣掉在烏魯木齊的房子,辭職去了他地質勘探工程師,專職陪兒子練球。從此廣東、北京,多了一對艱苦求學的斯諾克父子。 “人有夢想,就該去追逐,人生在世只有幾十年的時間,夢想需要你去努力拼搏才能實現。孩子在斯諾克方面展現出了出色的天分,他能在自己喜歡的事情上,保持專注,感受到快樂,去努力爭取,不論今后能達到一個什么樣的一個成就,只要足夠努力,無愧于心,就是無怨無悔的。”當時常旭東這樣和記者解釋自己辭職的必要性,言語中滿滿的一個父親對兒子的愛。



常旭東這位中國地質大學畢業的研究生,常年在野外地質勘測磨練出了堅韌的品質,他也將這份堅韌和執著潛移默化的帶入常冰玉的訓練、學習和生活之中。這一切都和丁俊暉當年走過的路極為相似。


不過,不同的是,常旭東并沒有讓孩子放棄文化課學習,盡管這意味著常冰玉要比其他球員付出更多。付出更多的還有常冰玉的父母,父親成為全職“私人教師”后,常冰玉媽媽承擔起了家里的部分經濟壓力。一家三口,其他的生活開支則要靠積蓄和常冰玉的比賽獎金來承擔。



“孩子到了最為關鍵的時刻,他的文化課學習,他的人生觀和世界觀都在這一時刻形成,這些都需要我這個做父親的來陪著他。”常旭東說,與此同時常冰玉也離開學校,“新疆雖然很多職業斯諾克高手,但是這邊的視野和對臺球的理解還有一定的局限性,廣東、北京匯聚了國內臺球界的精英,在那邊,對孩子的成長會有更大幫助。”幾年來,常冰玉的文化課學習由爸爸來教,學生時代學習成績優異的老常,成為孩子的數學、語文、英語、物理、化學老師。常冰玉每天訓練6-8個小時,除此之外的時間,需要學習這些課程。學校的期中和期末考試常冰玉都會盡可能去參加。


147視頻震撼中國臺球界


2016年,新疆14歲少年常冰玉在廣東的一項斯諾克比賽中打出147的視頻在網絡上廣為流傳。大家都在驚嘆,這位小球員的天賦。其實,這并不是常冰玉的第一個147,他在四年前的蛇彩訓練中就曾有過147的表現。去年夏天在廣東比賽中,他也完成了個人第一個對局比賽中的147。


147是斯諾克比賽中一桿清臺并且獲得最高分的完美表現,是很多斯諾克選手的極致追求,訓練中在極為放松的情況下,更容易完成,在正式比賽中能完成,對技能、運氣和心理素質都有著更高的要求。



在正式比賽中完成147,這是中國優秀斯諾克職業選手的象征。很多國內的職業斯諾克選手一輩子也只能打出幾次,而常冰玉在10歲完成蛇彩147,14歲在有錄像的正式比賽中完成147,如此年輕,如此天賦,這一切都讓人感到震驚。


專注是把一件復雜的事情做好,必要條件,在時間和精力分配上,常旭東和常冰玉有些捉襟見肘。“智慧來源于知識,文化學習是不能少的,但是我們的重心還是在訓練上,凡事都要有取舍和側重點。” 斯諾克練習一方面需要有高水平的老師指點,另一方面也需要球員個人克服對成千上萬次的簡單動作重復的枯燥感,后者更是一個斯諾克選手更大的挑戰,對于玩性十足的孩子而言,這樣的挑戰更為艱巨。常冰玉和丁俊暉一樣有著成穩安靜的性格,這對于斯諾克練習而言至關重要。


“每天都能保持幾個小時訓練的專注和認真,這是常冰玉和其他孩子最大的不同。他對老師教的東西的理解能力也很強,這或許和他文化課學習能力的培養,也有很大的關系。”李如軍說。六年前,在新疆臺球協會青少年訓練基地,年僅10歲的常冰玉和比他大五六歲的孩子們一起進行訓練,很快就超越了所有的大哥哥們。



2015年5月開始系統訓練以來,常冰玉進步明顯。年底常冰玉就獲得了廣州公開賽冠軍;2016年9月殺入全國青少年錦標賽四強(對手是21歲以下的)。


如今,15歲的常冰玉已經練習斯諾克七年多的時間,那個個頭比球臺高一點的小孩子,如今身高已超過了1米7。由于父親常旭東身高1米82,常冰玉今后身高過1米85,十分正常。這對于常冰玉來說,也是一種優勢。奧沙利文和塞爾比都是身高1米85左右的大個子。身高讓常冰玉可以更加自如地完成很多臺球動作,架桿用的越來越少,單桿過百越來越多。


中國臺球需要向圍棋學習


雖然止步64強,但首次參加世界大賽的常冰玉邁出了堅實的一步。“這次比賽就是一次鍛煉,讓他開開眼界。這次他是作為業余選手是持外卡參賽,我們爭取今年9月能獲得成為職業球員的資格。”常旭東對記者說。目前,常冰玉還未獲得穩定的贊助商支持,他的夢想由一家三口人的不懈努力在堅持。



不過一名職業選手的生存之路,并不簡單。丁俊暉出道時,中國只有傅家俊一名世界大賽的職業球員,如今中國有十幾位世界水準的職業高手,國內職業選手多達上百人。奧沙利文、希金斯這樣的傳奇人物還在參賽,塞爾比、特魯姆普、羅伯遜也越發成熟。



和其他體育項目不同,臺球運動由于不是奧運會項目,各地體育管理部門的支持有限。很多地方臺球協會,都依靠臺球器材廠商和臺球俱樂部維持。商人的身份決定著,他們中的大多數人,不能不計回報地投入,去維持系統的青訓體系和完善的聯賽體制。這一現象在北上廣深等大城市是個例外。 新疆臺球協會曾在2009年開啟了新疆臺球職業聯賽、新疆臺球俱樂部聯賽等一系列大賽,并舉辦了斯諾克訓練營,并成立了新疆青少年臺球集訓隊。2013年之后,因為受臺球市場環境惡化的影響,每年贊助新疆臺球協會的活動經費只有2萬元左右,一度紅火的新疆臺球慢慢進入低潮期。但是,常冰玉和他的父親,卻排除種種困難,堅持了下來。


由于斯諾克選手職業生涯很長,目前無論是中國還是世界,斯諾克項目的職業選手也很多,常年參加全國比賽的有多達100多人,眾多國內賽事可以讓這些選手生存。但是除了丁俊暉、梁文博等十幾位能進入國際大賽的選手之外,大多數職業選手年獎金收入都不但20萬。如果沒有簽約企業或簽約臺球俱樂部的支持,訓練、比賽、交通等眾多費用都需要選手個人承擔,職業斯諾克選手并不是一項普遍的高收入行業。



激烈的競爭,除了塔尖之外的人,只有微博的收入,中國臺球運動的職業化,正在緩慢進步中,也在探尋一種更好的產業模式。


同樣是非奧項目,圍棋在中國也曾有著和臺球類似的特點和困難,但是悠久的歷史文化和國人的認可,讓為其有著更好的生存空間。


中國棋院打造的中國圍棋聯賽和民間自發行成的圍棋培訓體系結合眾多世界大賽,養活了數以百計的圍棋職業棋手。如今幾乎每一個圍棋職業棋手的年收入都在20萬以上。頂尖棋手年收入高達數百萬元。在產業開發和賽事體系建立方面,中國臺球協會可以向中國棋院學習。不久的將來,擁有眾多優秀選手的中國臺球或許會像如今的中國圍棋一樣,對世界大賽形成壟斷的局面。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