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如果段譽救了天山童姥

張佳瑋寫字的地方 2019-06-27 12:05:31

本文當然純屬虛構……


烏老大聽得段譽大呼小叫,心想此人武功極高,真要橫來生事,卻也不易對付,夜長夢多,速行了斷的為是,當即舉起鬼頭刀,叫道:“烏老大第一個動手!”揮刀便向那身在布袋中的女童砍了下去。

段譽叫道:“不好!”手指一伸,一招“中沖劍”,向烏老大的鬼頭刀上刺去。這六脈神劍,意到氣吐,中沖劍尤其剛猛,噗地一聲,烏老大虎口震裂,鬼頭刀脫手飛出。段譽俯身一撲,已將那女童負在背上。

這一下變起俄頃,人人措手不及。王語嫣剛呼得一聲“段公子”,段譽已然沖出圈子。他腦筋轉動不快,出手只為救急;待得將女童負在背上,甫一突圍,見到周圍刀槍林立,方始心頭一凜,再聽到王語嫣的喚聲,不由一身冷汗:“這些江湖豪士,立意要殺這女童,定然放我不過!這番死了也!”


烏老大驚魂未定,喝道:“快殺了他!快殺了他!”嗆朗朗數聲響過,安洞主等人已紛紛掣兵刃在手,餛飩洞洞主張佳瑋一劍便向段譽后心刺去。不平道人望望慕容復,道:“慕容公子,這位段公子可是你的朋友么?”慕容復見段譽出手,心頭老大的不以為然,聽不平道人此問,已知他有疑己之意,忙道:“這位段公子,也不是我什么好朋友。”一瞥間見王語嫣面有失望之色,心道:“雖然讓表妹不快,卻也顧不得了。”


段譽見群豪人多勢眾,不及避讓,只有使出凌波微步閃避。他步法飄逸絕倫,一時刀槍劍戟,都遞不到他身上,張佳瑋只顧嚷道:“不要走了這小子!”劍劍狠辣,卻哪里刺得到?兼且段譽適才施展六脈神劍,人人看在眼中,生怕他劍氣銳利,眾人不敢逼近,遞出的刀劍,十有八九倒是朝著那女童去的。

段譽正踏步法間,忽聽得耳邊一個蒼老的女子聲音道:“向山上沖!”他不及思索,只道是王語嫣出聲指點,只雙足發力,體若離弦之箭,直飛上雪峰去。他內力深厚,當世無雙,情急之中驟然發力,哪怕是鳩摩智這等高手在側,也未必追得上。眾人驚叫聲中,段譽已經鴻飛冥冥,甩開眾人數十丈,隨即發足奔逃。他這步法,當年在無錫可與蕭峰并駕齊驅,這時一跑發了,后面群豪哪里追趕得上?


發足奔了半晌,看著已到山頂,段譽心道:“到了這里,他們多半追趕不上了吧?”正在此時,忽聽得耳邊又一聲道:“膽小鬼,跑什么?”段譽嚇得雙膝一軟,真氣立時滯了;再轉念一想:“定是王姑娘!她神通廣大,隔了這么遠還能傳語音來。”正想之間,肩上被人一拍;段譽大驚,回頭看時,卻見背上的女童雙目灼灼,正盯著他,口中道:“蠢才,放我下來!你哪里學來的凌波微步?告訴姥姥知道。”


段譽大驚,這時才真是大出意料之外,一時心頭如亂麻:“這女童不是啞的!這女童不是啞的!”脫手放下女童,那女童一落地,便反手按住段譽脈門,厲聲道:“你哪里練得的凌波微步?你認得李秋水那賤婢,是不是?!”


段譽大駭,連忙伸手去扳。那女童見他毛手毛腳,毫無武功根底,渾不以為是;不料段譽大拇指按到女童手腕,女童只覺手上一震,內力如飛般滑向段譽體內。女童又驚又怒,喝道:“松手!你怎的會北冥神功?”段譽哪里顧得聽她說,只顧使力。他內力在那女童之上,一炷香功夫,那女童手足酸軟,便即松手,坐倒在地。段譽甫得自由,尚不敢信,嚇得跳開幾步,便想逃下山去。那女童嘶聲道:“你不要走,先告訴姥姥,你認得李秋水那賤婢么?”


段譽停了腳步,道:“我并不認得神仙姐姐。”那女童不懂,問:“神仙姐姐是誰?”


段譽道:“神仙姐姐便是秋水姐姐了。”他在無量山下玉洞中見過“秋水妹”字樣,卻才知道那神仙姐姐原來姓李。女童喝道:“那你的功夫,怎么來的?”段譽道:“是在大理國境內一個洞中。那是秋水姐姐與她夫婿一起居住的所在。”他既知道這女童認得神仙姐姐,說話便客氣些。”

那女童兩眼盡是熱淚,喃喃道:“果然不錯,果然不錯。好賤婢,好無崖子!“她將這番話翻來覆去,說了十幾遍,忽然一口血吐將出來。


段譽嚇了一跳,道:“小姑娘前輩,你,你這是?”那女童道:“我被賤婢所氣,活不了多久了。小子,你與我說,他倆在洞中過得快不快活?”段譽道:“我不知道,我,我去到那里時,他們已然不在了。”那女童忽然雙眼一翻,問道:“你沒說謊?”段譽道:“晚輩不敢。”


童姥喃喃道:“是了,是了。無崖子倘若與那賤婢在洞中快活過世了,定然是留下尸骨在洞中,做一對同命鴛鴦;他們既然不在,定是無崖子棄她而去了。哈哈,好得很,好得很!”她雖大笑,兩眼中卻熱淚滾滾而落,忽然笑聲停歇,段譽過去一探,那女童呼吸已停,竟自死了。


段譽一時百思不得其解,暗自尋思:“這位小姑娘前輩,卻也奇怪得很了。”他自然不知,這女童便是縹緲峰靈鷲宮的天山童姥。此時只聽得山腰間,隱隱有張佳瑋、烏老大等嚷道“休教走了”,段譽想:“先背負著這小姑娘前輩的遺體走了的好,莫要被他們逮到。”便將童姥負在背上,尋路逃走了。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