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2016年末,廣西對蝦江湖重磅上演“七劍下天山”

水產前沿 2019-06-28 03:29:40

廣告

  • 文/圖 中國水產頻道特約通訊員 馬來


2016年12月30日,在廣西北海市福成鎮竹林鹽場,成功地舉辦了一次估計是史無前例的對蝦養殖交流會。為什么說是史無前例呢?因為這是一次由一個微信群(廣西對蝦養殖技術交流群)群主倡議,“群眾”贊助,“群眾”參加的對蝦養殖技術交流會。




交流會現場


群主——廣西水產研究所熊博士,多年來一直從事對蝦的育種、養殖等工作,是廣西南美白對蝦自主品牌——“桂海1號”的創建者之一。為人謙和,善于從民間吸取營養,親和力十足。熊博士成立該群后很快就聚攏了一批廣西的水產養殖從業者,各行各業都有,還有一些其它省份的也加入其中。整個群的“學術”氣氛相當好,大家均以探討養殖方面的內容為主。


2016年即將過去了,熊博士召集大家一聚,既為送別2016,也為了更好地迎接2017年的到來。


這天風和日麗,是個不錯的天氣,讓人精神舒爽。竹林鹽場的會議室里高朋滿座,大家從四面八方來到一起,為了廣西的對蝦養殖,暢所欲言!用熊博士的話說“今天,讓我們暢所欲言,來一個華山論劍!”


華山論劍,有點一決高下的意思。我覺得,還是七劍下天山貼切一些。先亮劍吧!


第一劍

開山劍

廣西對蝦協會副會長彭勁松先生首先介紹了廣西對蝦養殖的歷史沿革。廣西的對蝦養殖業始于廣西北海市(這里所說的對蝦養殖指的是采用人工繁育的對蝦種苗的養殖模式)。


北海市乃至廣西的對蝦養殖,是從1981年開始的。這一年,北海市海水養殖種苗場成功培育出了長毛對蝦苗。此后幾年,陸續引進中國對蝦(不適合推廣)和斑節對蝦(很適合養殖)試養,并不斷擴大養殖面積。隨著九十年代初人工配合飼料的大量上市,逐步將對蝦養殖(斑節對蝦)推向高潮,同時也很快由于受到白斑病毒的侵襲而走向衰落,此時,一個新的對蝦品種成功地上位了——南美白對蝦。進入二十一世紀后,這個南美白對蝦也是高潮迭起,到最近幾年,卻又出現了諸多問題。


彭先生只簡單地談了廣西對蝦養殖的歷史,并沒有談到養殖的技術問題,雖然他也是一位資深的養殖專家。


我們知道,一個行業需要發展,不了解該行業的歷史和現在,那未來就無從談起。


這一劍,姑且稱為“開山劍”吧!




第二劍

神元劍

這次聚會,有幸邀請到了騰飛公司的許總-許合金先生來參加。許總先簡單介紹了其公司的發展情況以及越南養殖的一些情況,之后著重介紹了騰飛公司的模式。騰飛公司擁有2000多畝養殖面積,8個基地,如此龐大的養殖體系,沒有過硬的管理方法,等待著它的,可能多半是虧損失敗的命運。然而,騰飛公司在許總的帶領下,在當今養殖環境如此惡劣的條件下,卻把如此一首巨輪,駕馭得得心應手,事業做得風生水起。其中的奧妙在哪里呢?


在別人看來相當復雜的養殖工程,被許總簡化為四個板塊。分別是種苗、水源、藻類(卵囊藻)和營養四個板塊。


其中種苗無需多言,這是最根本的東西。


關于水源,許總說,養蝦要講究風水。這里說的風水,并非迷信的產物,而是說養蝦必須要有良好的水源。好水--各項指標優良......你懂的。說說騰飛的水處理體系——三級沙濾,漂白粉處理(與漂粉精的區別在于鈣鈉離子,關系到硬度、總堿度)。養殖面積與蓄水池之比為3:2。


藻類——接種卵囊藻。黃綠色水色。卵囊藻營養豐富,能滿足對蝦的營養需求自不必說。統一培育同一個品種的藻類,并讓它成為優勢種,可以保證養殖水體的水色穩定,而水色穩定,卻是對蝦生長穩定、不易產生“應激反應”,不易發病的重要措施。大規模蝦塘管理,采用相同的藻類來培水,可以更加容易管理和控制水色。


營養——選用合理的配方。這個也很重要,關系到蝦的健康成長。


以上是關于養殖的四大模塊。重點提到其公司使用的“藥品”:漂白粉,生石灰,茶麩和白云石粉為主要產品。還有一些散手:海水要求總堿度在150左右,在添加了淡水之后也要保持在120左右——適合藻類生長;使用氮肥與磷肥(不需要專門檢測氮磷鉀的含量);不使用活菌產品等等。


許總還談到了其它一些經營管理上的方法。

1、消費者喜歡的東西才會有好的價格。早年公司開發“沙鉆魚”項目,發現并沒有多大的利潤空間,屬于小眾的產品,于是轉向專門養蝦。

2、給予技術骨干股份,而且是大頭。充分調動技術員的積極性,把人才留住。

3、通路也很重要,優秀品質的對蝦,需要更暢通的銷路,好貨不要怕被別人知道哦。

4、許總還希望大家都能養好蝦,只有大家都好養,這片海域才會少一點藥物殘留,少一些污染,這片海域才能繼續發展下去。海域是共享的,希望大家共同繁榮。


許總這次演講,既有完整的體系,也有具體的細節,架構比較完整,而且點出了養蝦的精髓,故稱為“神元劍”。雖然許總說,方法不能照搬,但我相信聰明的你,一定可以學到有用的東西。正所謂“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嘛!




第三劍

水靈劍

第三位出場的是一位水產初哥。


廣西南寧市武鳴益生達生物技術有限公司的遠耀才先生,六十開外,精神矍鑠。遠總一直從事微生物防治農業病害的研究,以菌治蟲,以菌治菌是他的拿手好戲。比如天牛、白蟻,還有炭疽菌等等。偶爾也會幫助一些水產養殖戶解決一些問題,但是2016年之前沒有養過魚蝦。


涉足水產,遠總有他的初衷,比如他愛吃魚蝦,如何能獲得健康放心的魚蝦呢?——自己養。于是2016年在武鳴兩江鎮養了35畝無公害的羅非魚(畝放苗1萬尾、控制海豚鏈球菌),獲得成功。在防城港市東興江平鎮提供菌液及增氧設備給一位蝦農,據說是最難養的池塘,期間沒有使用過消毒劑、抗生素,整個養殖過程沒有爆發藍藻,控制好了紅體,治療好了白便,全部靠使用菌制劑,也獲得了成功。


據遠總說,他師從一位中國農科院專門研究微生物防治的老專家,目前手上有600多種細菌。都拿瓶子裝著的話。。。一大堆各種顏色的水。遠總就是把這些水,這里加幾滴,那里加幾滴(藝術加工。。。請勿模仿),就做成了一個個的細菌配方。所以稱之為“水靈劍”。這劍還有一個含義,就是可以以柔克剛。細菌雖小,卻可以“消滅”比它大很多倍的“敵人”。


遠總利用了自然界生物之間“相生相克”的原理,研制出了一個個細菌配方,無需消毒劑和抗生素,也可以“防治”對蝦的病害。用遠總的話說,消毒,只能把水里的微生物殺死,更加加速生態環境的失衡。用微生物來對付微生物,既安全又環保。2017年,準備在欽州、防城和北海三地各搞100畝蝦塘,全程采用他的模式來養蝦。讓我們拭目以待吧!


遠總還有一個愿望,就是讓農藥廠“倒閉”,讓味精廠“倒閉”,讓我們越來越健康!




第四劍

金光劍

第四位上場的是莫沅潔先生,莫總現在以育苗與養蝦為主,曾經在正大(北海)浸淫多年,有非常豐富的養殖經驗,屬于散打王。他首先跟我們分享了泰國對蝦養殖的一些經驗,以及冬棚特別是廣西的“冬棚”的各種模式。其中值得學習的有:泰國在經歷了2014、2015年的低潮之后,養殖的模式改為了更加注重水處理體系,養殖面積占總蝦塘面積的1/3到一半左右,大部分的池塘都用來處理水了,包括廢水處理,養殖面積雖然縮小了,但是效益卻不減,甚至更高;廣西的“冬棚”特別提到了“標早苗”,2016年頭開始,部分蝦農采用搭棚標早苗的方式,基本上都賺了大錢,于是今年(2017)標苗的人增多了,標苗時間大概是陽歷的一月份。


莫總還分享了他的分批捕捉養蝦法。比如對蝦長到25尾左右的時候,先抓掉1/3,再養兩周左右,塘里面的蝦又基本跟原來一樣多了(指重量),此時可以再抓1/3,然后繼續養,每一次的單價都飛漲,因為對蝦的規格更大了,特別過癮!


這里面的分批抓蝦、標苗以及分池養殖,都涉及到一個如何捕捉和如何分苗(蝦)的問題。首先分批抓蝦必須使用“地籠”,可聯系合適的客戶來購買,使用地籠抓蝦,不會大規模“攪反水”,即不會使池水翻塘以至于把整個水質搞壞,影響整塘蝦的安危;分苗則以采用“誘使”對蝦自然游過塘的辦法為佳——當然,前提是標苗塘和二級塘是相連的,其次是使用地籠,如果是稍大的蝦(大于100尾/斤)則不建議使用地籠移塘了,容易出問題。移塘的細節還有,移苗前先用水泵把兩個池塘的水混合均勻,之后打開水門或者掘開一個口子,然后將苗池里的水往新池里抽,使水門處形成水流由新池往苗池流動,此時,對蝦就會逆水而游入新池了(這是利用了對蝦喜歡逆水而游的習性)。據莫總介紹,一個晚上可以游過去1/3,大概三天就差不多游完過去了,但是,大概有10%左右是留在原池的,這時如果需要徹底移完的話,就要借助地籠或者其他網具了。


莫總走南闖北,見識廣,思路寬,還與泰國的師傅保持一定的聯系,博采眾家之長。他的秘訣就是要善于學習別人的長處,結合自己的特點,揚長而避短,像金屬一樣,可以根據自己的需要,鑄成各種形狀,并且可以讓它發出最耀眼的光彩,故稱之為“金光劍”。




第五劍

火艾劍

第五位出場的是廣東粵凱生物負責人林沖先生。林總的時間觀念很強,說得相當簡練,語速也蠻快的。他首先介紹了湛江市水產學會上半年對湛江市蝦苗的檢測情況,上半年3月份“合格率”較高。到了6月份,對蝦種苗弧菌檢出率比較高,到了9月份,就更加嚴重了,而且還不止一個致病的弧菌,并且不同于去年的品種,變異了,抗藥性也強了。這意味著什么?——濫用藥物的后果......?林總留了一點懸念。接著講了一些常見的病害,特別提到了2015年甚囂塵上的“孢子蟲”(媒體上常用的名稱叫“蝦肝腸胞蟲”),林總說,根據一些數據發現,這個蟲子的存在和危害性值得大家深入探討,而不是盲目跟風。


——插播一段:后面出場的莫紹國先生也提到了“孢子蟲”、白便與對蝦“長不大”的問題。莫先生說,2016年他也很關注這個問題,首先“孢子蟲”并不是元兇,屬于繼發性的感染,可以通過營養方面來處理,特別是注意“降解”飼料中的“霉菌毒素”;其次,白便于水溫關系密切,當水溫超過28°c時,只要投喂時間超過1個小時以上,“代謝有可能產生一種障礙”,飼料里面的粗蛋白消化利用率就下降下來了,然后......


再接下來,林總總結了今年對蝦養殖所存在的問題,主要可以歸納為四大點:

  • 自然環境破壞:

1、水體污染(包括排放污染、水質二次污染、重金屬超標等)、

2、藥物殘留、

3、餌料殘留、

4、自然災害


  • 人為破壞:

1、養殖預防意識薄弱、

2、現場管理不當、

3、藥物濫用(跟風濫用)、

4、餌料把控。


飼料品質和種苗的選育等也是問題之一。


湛江市粵凱生物有限公司是一家專業為客戶提供動保產品方案的公司,也是此次會議動保公司的發言代表之一,展望2017年,林總覺得動保還是要用,要針對性地用,動保并非“藥品”;同時更加注重技術服務,以及高度關注優良飼料和微生物的發展事態。作為一位水產人,他對明年的對蝦養殖業還是充滿了信心的。在傳統模式上,動保還是前途光明的,只要用對,會用,針對性強,動保產品仍將會助力對蝦養殖。


林總是動保的代表之一,展望2017年,他覺得動保還是要用,要針對性地用,動保并非“藥品”;同時更加注重技術服務,以及高度關注優良飼料和微生物的發展事態。作為一位水產人,他對明年的對蝦養殖業還是充滿了信心的。在傳統模式上,動保還是前途光明的,只要用對,會用,針對性強,動保產品仍將會助力對蝦養殖。




今天到場的動保代表還有利洋的楊國宏先生。楊先生先是肯定了前面兩位用藻和用菌來養蝦的說法,然后解釋了一下什么是動保產品,其實它有別于“藥”,并非簡單的消毒劑,更加不是抗生素。又比如,前面一位提到解毒最好是EDTA或者Vc,可是老百姓不懂什么叫EDTA,那我們做成一個產品,叫某某靈,效果也不錯,老百姓還好記。




以及調水、底改等產品都不是傳統的藥。談環保,一棒子把潑到水里的東西稱為藥,肯定是不對的。


動保產品存在了二十多年,自然有它存在的道理。雖然有人質疑它的有效成分和含量,但那是個別不良商人所為,不能一竹竿打死一船人。


動保產品是要會使用才能發揮作用的,包括時間地點分量用法,充分地結合池塘和對蝦的具體情況才行,否則會引火燒身適得其反的。所以稱之為“火艾劍”,燒得好,絕對有用處。


第六劍

木凡劍

第六個出場的是廣西北部灣大學海洋學院的方老師,他給我們分享了他這些年在魚蝦混養的經驗,特別提到飼料與對蝦生長速度的實驗,由自己專門挑選的新鮮原料做出來的飼料,并沒有特別明顯的長得更快;白便在適當控料和調水的措施下可以杜絕,或者控制。




第七個出場的是廣西綠源水產的莫紹國先生,他談的問題上面已作所闡述,這里不再累贅。把他放到這里,主要是他和方老師一樣,代表某種模式。模式可塑性強,就像一塊木頭,可以雕刻成各種形狀,既高貴,也曾經平凡。故稱為“木凡劍”。




第七劍

土重劍

第七劍交給飼料方“代表”——海大廣西區經理易廣瓏先生。群主先拋出一串問題,簡單地來說,就是問這些年蝦這么難養,飼料有沒有什么貓膩?


這個問題問得好,可是我們易先生久經沙場,真有什么貓膩會直接告訴你嗎?呵呵,答案是會!


易先生不愧是經理級的人物,拿起話筒就侃侃而談。首先簡介一下自己的經歷,天啊?易先生居然把水產行業里的大部分工種都干了一遍,育苗、養蝦、飼料、動保。。。接著,他用幾個例子闡述了養蝦養成這樣,跟飼料頂多是一毛錢的關系。


這幾個經典的例子是:

1、黨江阿婆用洗米水、剩菜剩飯也能養出蝦來。

2、某先生用大量的剛過期的奶粉拌料,沒有明顯的效果。

3、某些高端用戶自己的“高級配方”飼料,也沒有特別之處。

4、在那些好養蝦的年代,有個別經銷商特別的做了更加“低端”的飼料來銷售,客戶的蝦也養得不錯。


因此,環境、氣候等因素嫌疑更大些。再接下來,易先生說,質量是企業的生命,沒有任何一家企業敢當兒戲,但是,各種費用明顯漲價了,為什么飼料的漲幅不大呢,那是工藝、配方、各種添加劑改進了,營養成分絕對還是適合對蝦需要的。最后易先生談了一下所謂的“高端料”,在正常氣候底下,效果不是很明顯,建議在低溫期和快速生長期使用,效果會更佳。




現實確實很殘酷,錢還是那么多,要分給那么多的人,還要對得起吃它的蝦們,太難為飼料廠的配方師們了,在這里表示一下謝意!


這里稱之為“土重劍”,含義為:土壤經過了多年的使用,必須要調整它的“營養”結構,重,是因為它是養蝦里面最關鍵也是最貴的組成部分。


?湖

至此,七劍介紹完畢。既然下了天山了,干嘛去呀?闖蕩江湖唄!


水產,確實也算個江湖。誰都想一統天下,誰都想做武林盟主。于是少不了明爭暗斗,血腥殺戮,甚至手足相殘。然而,誰贏了呢?誰都沒有。在這個江湖里,蝦農、養殖戶才是最吊的群體,這七把劍要為其服務,否則,贏了又如何?


這七劍,除了“開山劍”之外,其它六把在實際養殖過程里,要適當地輪番使用,才能更好地發揮作用。任何一劍脫離群體,整個團隊就有可能被敵人擊破。所以要七劍合一闖江湖!


展望未來,希望路上少一些荊棘多一些大路,少一些藥殘多一些健康,少一些爭斗多一些合作。相信為了我們的共同目標,我們會攜手一起共建養蝦的美好未來!


展望未來,在開山劍的指引下,在神元劍的指導下,金木水火土五劍合璧,創造養蝦的一片新天地,把廣西對蝦養殖業推向一個新的高度。


笑江湖浪跡十年游,空負少年頭。

對銅駝巷陌,吟情渺渺,心事悠悠!

酒冷詩殘夢斷,南國正清秋。

把劍凄然望,無處招歸舟

明日天涯路遠,問誰留楚佩,弄影中洲?

數英雄兒女,俯仰古今愁

難消受燈昏羅帳,悵曇花一現恨難休!

飄零慣,金戈鐵馬,拼葬荒丘!

——摘自梁羽生小說《七劍下天山》

轉載聲明

本文為“水產前沿”獨家稿件,版權合作,敬請聯系[email protected]

未獲書面許可,一律禁止轉載!謝謝合作!

廣告

征稿

zhenggao

中國水產業領先的行業公眾號“水產前沿”誠征原創稿件,歡迎任何涉及水產的原創獨家好稿(請勿一稿多投,請勿抄襲),也歡迎提供新聞線索。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稿件或線索一經采用,均有酬謝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