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新疆那拉提 天山的秋天有多美?

小林 2019-06-27 01:12:37

秋天是最讓人喜歡的季節

明朗 燦爛 蕭疏 清涼

十月的長假 秋色正好

然而處處景區 都擠滿了人

于是去了新疆

天山之下的那拉提草原

那里那么大 人再多也不怕

許久未見面的老友們

可以喝酒 烤串 騎馬 跳舞 越野 徒步

還有傳說中的 姑娘追



秋天的風景

得和著溫度來賞

清涼的風 吹過山谷

昨夜的霜 冷紅了樹



新疆是個大地方

那拉提所在的 新源縣

比內地兩三個地級市加起來還大

要看最美的天山

當然不能只去景區

往山里走 去 水流花落 之處

那里才是最美的秋



朝陽里的山谷

一頭小公牛

黏糊著一頭小母牛

等了好一會

都沒等到他們開始 耍流氓

要回去吃早飯了 好失望

應該再等一會的



天山腳下的

楊樹 杏樹 楓樹 樺樹 蘋果樹

都已經紅好了 黃好了

山谷里的草原

也都染了夕陽的秋色



上次就去過的空中草原

就被驚艷到

這次的重逢

美妙有如初見



最后一抹夕陽

落在深秋的 野果林

貪戀草場的小牛

正在爭分奪秒 貼最后一層秋膘



別斯托別鄉

塔吉克少年 艾力

正在睡長假的懶覺

被媽媽從床上 鏟起來

去放今早的牛

騎在馬上狂打哈欠



黃得純凈一片的 白樺林

安靜得沒有風

像極舊時 日本風的

一張漆畫



西天山里 那拉提的最高處

喀班巴依峰

在夕陽的余暉里

像顆 熠熠生輝的鉆石



生活在天山腳下的 哈薩克族

是馬背上的民族

英雄塔爾根的后代

叼羊賽馬 摔跤馴鷹

還有會挨鞭子的 姑娘追



草原上的哈薩克

是馴鷹的專家

跨著駿馬 手托雄鷹

奔逐山林長草之間

捕來黃羊 狐貍 山雞 野兔

據說彪悍的野狼 也難逃獵鷹一擊



哈薩克族的傳說里
是唯一能直視太陽
而不被灼傷的神鳥
他們相信
鷹永遠是藍天上的終極獵手



馴鷹不易

需要訓鷹人投入全部心血

精心喂養 悉心關照

磨合數年

方能褪去野性

成為一輩子的忠誠好朋友



綿延數千里的天山

雪峰之上

總是有雄鷹在翱翔

千山萬壑

老翼幾回寒暑



清晨 我們駕車越野

翻越西天山

從那拉提到庫爾德寧

草原 森林 雪山 河谷 牧場

一路艱辛 景色壯美



山里的秋季牧場

草色將枯

他們很快要遷徙轉場

到山下的越冬營地



白谷里的溪流

寒冷清澈

高山雪水沖流而下

哺育著山下的廣袤草原



阿克里克 在山谷里

正到處 尋找跑丟的牛

山谷里的日落

總是特別快



山樹雜作五色

牛羊散落

羊一般比較乖

成群結隊地回家

牛就很調皮了

滿山游蕩

一會就不知道 野那里去了



山谷里的人家

冒起斷斷續續的炊煙



山里的哈薩克孩子

用一根簡陋的尼龍繩子

快樂地蕩起了秋千

看著容易 其實很難

不然你試試看



山路慢慢爬高

有許多騎行者

那天在高山上的草地上

吃了一頓很難忘的

燉羊肉湯伴烤馕 午飯

羊尾巴的肥油 咬起來是爽脆的



越野的路

其實就是牛羊轉山的 馬道

所以一路都得給

牛群馬群羊群讓路

翻越山頂的一段

泥濘艱險

開車的胖子大叔 大呼過癮



不尋常的路

必有不尋常的風景

看未看過的風景

可以治療 畏高癥



80公里的馬道

走走停停一整天

到得山腳

已是夕陽西下



坐在草原上

就像坐在故鄉的海邊

牛羊如小舟

出沒草海之中

是一種可以讓人

安靜 謙恭 沉默 的視野



如果運氣不是太壞

新疆總是能看到

很美的朝霞和晚霞

河邊車來車往

當地都已經習慣了

這滿天的彩霞了吧

反正我很少在朋友圈里

看到新疆人曬晚霞



新疆你為什么這么美

可能是我見識淺薄

但我真的覺得很美



雪山下 一眼望不到邊的

金色那拉提 濕地

清澈可見游魚水草的高山雪水

彎曲如迷宮的水道

無數水鳥躲藏蘆葦叢中



據說

這里的牛

吃飽了草

就站在那里發呆

多么淡淡憂郁的一生啊



說實在的

它們吃飽了

確實也沒什么地方要去

只能原地站著發呆了



鄉村的牛羊巴扎上

一頭跟新主人鬧別扭的小牛



在新源縣的農貿市場閑逛

喝一碗

重口味但是 又

清新開胃的羊雜湯

其中的羊肺

是金黃色的糕狀的

想了半天 也不知道是怎么做的



屠牛的大叔

開心地 和我打起了招呼



好吧

牛的樣子

還是這樣比較好看



金色樹林下的小花

這花

在西藏叫 格桑花

在東北叫 笤帚草

一大把曬干了

綁起來就是個好笤帚

不知道你那邊 這花叫什么



若是春天

這里的草原到處是鮮花

還有勾魂奪魄的仙境

杏花溝

粉白嫣紅

一團團地在蔥綠的草原上盛開



若是夏天

這里大片大片

一眼望不到邊的

麥田 向日葵田 薰衣草田

堆滿整個伊犁河谷



秋天

牛羊在轉場 萬山已紅遍

想必也是 不負如來不負卿



不在去吃草的路上

就在吃草回來的路上

你以為我迷路了嗎

你真是太幼稚了



好吧,我寫累了

這張不寫了



湖邊

我和放羊的葉西哈提初次認識

就互相加了微信

葉西哈提

看到這張記得點贊啰




嗯,你最難忘的秋天,是哪一個?


·





小林新書《我想給你拍張照》

亞馬遜 / 當當 / 京東 已上架 | 左下 "閱讀原文" 可達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