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

昆侖山死亡谷中隱藏著一座懸空神廟,讓人有去無回尸骨不存!

靈魂船 2019-07-04 03:26:23

  草原的晚風格外刺骨,這時候天空烏云蔽月,強光手電的照射范圍也很有限,一時看不清前面的人是誰,左明武和四名戰士連忙拉上槍栓做好了戰斗準備。

  等到那人走近,手電筒的光芒照射了過去,發現竟然是內勤科長秦勵。

  原來秦勵帶領人馬追捕途中,落入了土匪事先設下的陷阱,人雖然沒有大礙,但坐騎卻受了重傷。秦勵怕耽誤上級的重要任務,便讓其他戰士先把那幾個落單的土匪收拾掉取回文件,然后再回來接應他。

  可是從當日的中午一直等到了晚上也不見人馬回來,秦勵便只好先返回山寨和大部隊匯合,便在這時遇到了搜尋他們下落的左副團長左明武一行人。

  左明武當即讓一個戰士把馬讓給了秦勵,并讓那名戰士返回大部隊調遣更多人手。而左明武和秦勵還有三名戰士則先向西邊探查。

  明月漸漸的從烏云中鉆了出來,皎潔的月光灑在地面上,枯黃的野草變成了皚皚的白雪,四周仿佛沒有一絲生機。

  “老秦你看前面是什么?”左明武突然發現了什么,一勒韁繩從背包里掏出了望遠鏡,向前方瞭望,接著又遞給了秦勵。

  秦勵抬頭望去,發現遠方幾座雪山下有一個巨大的山谷,接過望遠鏡仔細一看,不禁對眼前的景象驚異萬分。

  山谷的上空盤旋閃耀著類似極光的絢麗光芒,山谷間也閃爍著飄忽的光亮,好像黑暗中的螢火蟲。山谷深處有一團霧氣,那團霧氣似乎遮掩著什么,盡管月光清晰明亮,卻如何也照射不透那層神秘的面紗。

  “老左,我們過去嗎?”秦勵問。

  左明武看看眾人,每個人的臉上已經寫出了答案。那座山谷似有一種魔力,吸引著每個人。

  一行人快馬加鞭離山谷越來越近,地上的骸骨也越來越多,從外形上看應該是各種動物的尸骸,骨頭上還殘留著風干的皮毛和血肉。

  戰士們紛紛握緊了手里的長槍,不難看出每個人都有一絲恐懼,但每個人騎馬的速度卻沒有慢下來。

  很快來到了那一團迷霧的中央,四周充斥著繚繞的霧氣,根本無法辨別方向,只有前面一點紫色的光亮指引著眾人。

  左明武率先從迷霧中躥出,卻突然停住了奔馳的坐騎,打起手勢大喊了一聲:“停,快停!”

  其他人也急忙勒住韁繩,周圍一切變得清晰明朗,順著左明武的目光看去不禁冷汗直流。

  只見一座高大的神廟擋在眾人面前,但大多結構已經土崩瓦解,只有幾根巨大的石柱支撐著頂蓋,幾面宮墻已破陋不堪,地面上堆積著碎石,從建筑的風格推測大概是秦漢時期所建,雖然如今已是頹垣敗壁,可氣勢上依然能感受到它曾經的恢弘壯麗。

  但讓人驚險的并非是這神廟,而是腳底下突然出現的巨大的裂縫,大約有數丈寬,猶如懸崖峭壁,向下望去漆黑一片深不見底。

  如果不是左明武及時發現,一行人恐怕就要墜入這萬丈深淵之中。

  沿著裂縫走了一圈,他們驚奇的發現,原來這巨大的縫隙完全將整個神廟隔絕,只有一條條宛如蟒蛇般冰冷的鐵鏈連接著神廟與山谷的地面。

  秦勵掏出強光手電照射過去,神廟地面下巖石地層如同被拔出的大樹根須一樣,整個神廟完全的漂浮深坑之上。

  眾人被眼前的奇異景象所震撼,一時被石化了一般,如果不是這刺骨的寒風,真以為是在做夢。

  秦勵意味深長的向左明武看去,“老左……”

  “這里在沒有別的路可走了,沒有時間去考慮其他,抓緊時間完成任務。”說著左明武當先爬上鐵鏈。

  鐵鏈下是無底的深坑,而對面的神廟尚有二十多米遠的距離,眾人小心翼翼的前行,生怕一不小心踏空,被下面無限的黑暗吞噬。

  正爬到一半時,忽然刮起了大風,居然將連接神廟的鐵鏈吹的來回晃動,那粗壯的鐵鏈中間部位竟開始斷裂。

  整個神廟因鐵鏈的斷裂劇烈的晃動了幾下,狂風呼嘯地卷起神廟內的碎石砂礫襲來,緊接著第二根鐵鏈也開始斷裂,神廟又搖晃起來。

  狂風的呼嘯聲中,似乎有人在呼救和吶喊。但眾人無暇在顧慮其他,只能拼命的爬向神廟。

  當到了神廟的入口,一切又恢復了平靜,一行人的臉上被碎石刮出了一道道血痕。

  “大壯呢?”一名戰士看了看身邊,驚呼道。

  人們看了一眼斷裂的鐵鏈,瞬間都明白了剛才的呼救聲是怎么回事。

  “沒有時間悲傷了,快走,這座懸空的神廟恐怕堅持不了多久。”左明武催促道。

  神廟的內部一片荒蕪,空蕩寂靜的嚇人,屋頂的頂蓋殘缺不全、搖搖欲墜,從缺口中可以看見漫天的星辰和那絢麗的異光。

  “左副團長你……你看。”一個戰士突然驚呼道。

  透過月光,左明武竟然發現神廟的地面上有數具形態各異的白骨。

  “老左,這些骸骨好像是追剿那一小撥土匪的戰士們。”

  左明武看了看四周,發現那數具骸骨都穿著完好的軍裝,有的手里還握著武器,頭骨和身體上沒有一點血肉,看不出他們死前是恐懼還是悲傷。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左明武不知所措的說道,拾起散落的軍大衣蓋在了犧牲戰士的身上,他的手在不斷的顫抖,因為感受到軍大衣上似乎還有一絲溫度。

  “老左小心,你看前面有座祭臺上好像有土匪的身影。”秦勵招呼身邊的戰士做好戰斗的準備謹慎的向祭臺走近。

  左明武拉開槍栓剛要上前,卻不料右腳似乎被什么勾住,他往下一看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竟然發現那是一只慘白的人手。

  他急忙想抽出右腿,卻不料那只手死死的拽著,這時他仿佛聽見了微弱的聲音好像是在說,“別去,別去。”

  那聲音似乎有些熟悉,他壯了壯膽子,將衣服掀開,軍大衣下居然是張人臉。

  那人左明武認識,是追剿土匪的戰士,軍大衣被徹底掀開后發現,他的下半身和那些白骨一樣沒有一絲血肉,腰部以上的軀體中的血液早已流干。

  左明武無法判斷那詭異聲音的源頭,但他卻預感到了什么,伸手朝著秦勵他們大聲喊道:“快回來。”

  可一切為時已晚,一聲槍響過后,瞬間左明武被一陣沖擊波和妖異的光芒所淹沒,他渾身失去了知覺,感受不到疲憊和寒冷,雙耳聽不到任何聲音,仿佛進入了仙境。

  意識漸漸昏沉,在整個身體倒下之前,他仿佛看到了一朵綻放的紫蓮花。

  不知過了多久,左明武醒轉過來,強烈的耳鳴已讓他分不清是頭暈,還是地面在不住的搖晃,他向四周張望,尋找著秦勵和那兩名戰士的蹤跡。

  他看到了祭臺前秦勵等人的身影,但那景象卻讓他感到詭異萬分,只見秦勵呆若木雞的瞅著前方,兩只手拽著兩名戰士的肩頭,似乎是在阻攔他們。

  恐怖的是,兩名戰士和滿地的尸體一樣變成了兩具白骨。

  “秦勵……”左明武剛叫了一聲,忽然右手萬分的劇痛,他舉起右手一看,手掌的前端四根手指居然化為了白骨。

  神廟的地面晃動的更加劇烈,他已顧不得疼痛,跑到祭臺前沿著秦勵呆呆的目光看去,發現祭臺上供奉著一個紫色水晶體,那形狀酷似含苞待放的蓮花,在月光下散發著神秘而又妖艷的幽光。

  祭臺周圍有數具尸骨,從著裝上看是那小撥土匪,他們每個人的手都伸向祭臺上的紫色水晶體。

  神廟的幾根石柱已經開始倒塌,地面晃動的猶如風浪上的孤舟,眼看屋頂的磚瓦就要掉落秦勵的頭上,左明武咬緊牙關連忙拽著他向神廟外逃出。

  兩人奇跡般的逃到了山谷,可一切災難才剛剛開始,身后的懸空神廟漸漸崩塌墜入了無底的深坑,空氣中彌漫著大量嗆人的灰塵烏煙。

  還沒等灰煙散去,深坑周圍的地面開始不斷的塌陷,仿佛逐漸吞噬著整個山谷,兩人慌忙騎馬向來時的方向逃跑。

  不久,他們的身后地動山搖,山谷后寂靜的雪山也開始了雪崩……

  (故事完)


Copyright ? 新疆跟團游價格交流組@2017

排球女将主题曲